一根鱼竿的“逆袭”|新经济地方志

图片[1]-一根鱼竿的“逆袭”|新经济地方志-财盛期货


这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逆袭”故事。
位于山东威海市的光威集团,包括旗下仍在生产钓具的光威户外,以及有“碳纤维第一股”之称的光威复材(300699.SZ),是故事的主角。
聚集在威海当地的上千家钓竿生产及配套企业,以及超50家碳纤维产业链规上企业,则构成更宏大的叙事背景。
这个故事,因碳纤维这一战略性新材料广阔的应用前景而引人瞩目,并且持续激荡人心。
“意外”起步
威海,全球最大的钓具生产基地,贡献了全世界近六成的钓具产品,是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的“中国钓具之都”。威海市钓具行业协会相关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当地发展钓具产业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彼时,日韩劳动成本上涨,钓具产业向国内转移,威海塑料一厂(即“山东环球渔具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下称“环球渔具”)从引进设备产线到吸收国外技术自主研发,生产出了中国第一根复合材料钓鱼竿。
(威海当地一间鱼竿生产厂房,财联社记者摄) 环球渔具在威海乃至中国的钓具发展史中具有开创者的地位,曾给环球渔具代工玻璃纤维布的光威集团,则在日后,成为了这个领域的另一主角。
1995年,光威集团生产出国内第一支自主品牌的碳纤维钓鱼竿,具有里程碑意义。相比传统鱼竿的玻璃纤维材质,碳纤维更轻且韧性更强。碳纤维的密度是钢的1/4,是铝合金的1/2,但比强度比钢大16倍,比铝合金大12倍,是更理想的鱼竿材料。
然而在当时,碳纤维相关技术掌握在美国、日本手中,国外对碳纤维出口中国有着严格限制,供给量小,且每个订单都要签发承诺书,保证民用,才能供货。“通知性涨价,赏赐性供给”时有发生。
1998年,深受原材料“卡脖子”之苦的光威,决心向鱼竿产业上游材料发力突破。一间其貌不扬的威海小鱼竿厂,在无技术、无装备的困境下,依靠近乎倾家荡产的投入与毅力,以超常规的方式,竟最终突破碳纤维生产的核心技术,成为中国碳纤维产业的先驱者之一,并最终形成了如今“原丝碳纤维织物树脂预浸料复合材料制品装备制造检测分析技术设计”的一体化全产业链覆盖。
(光威厂区,财联社记者摄) “掘金”市场
碳纤维,作为一种近年来备受瞩目、被寄予厚望的战略性新材料,具有低密度、高强高模、耐高低温、耐腐蚀、耐疲劳等优异特性。有机构预计,到2025年中国碳纤维需求总量将达到15.9万吨,市场空间在250亿元左右。
世界范围内,风电叶片、休闲体育以及航天航空,是碳纤维下游应用排名前三的领域,尤其是风机叶片,在2021年一度占到中国碳纤维下游需求的近四成。
风机叶片由芯材、基材、增强材料和表面涂料组成,目前,陆上风机主流为玻纤叶片,部分海上风机使用的叶片则将主梁材料替换为碳纤维,以满足大型叶片轻量化的需求。
相关测算显示,在满足刚度和强度的前提下,采用碳纤维的风轮叶片比玻璃纤维叶片质量轻30%以上,例如120m的碳纤维风轮叶片可以减少总体自重达38%。
截至去年,国内碳纤维产能6.3万吨,占全球总产能31%,国内头部碳纤维企业已掌握核心技术,国产化正在加速,带动行业降本增效。
涉足碳纤维生产的已上市公司就包括:光威复材、中复神鹰(688295.SH)、上海石化(600688.SH)、中简科技(300777.SZ)、吉林化纤(000420.SZ)、吉林碳谷(836077.BJ)、精工科技(002006.SZ)等。
位于威海的光威复材2017年登陆国内资本市场,有“碳纤维第一股”之称。光威复材的主要产品中,碳纤维及织物占据最大营收比例,其次是碳梁、碳纤维预浸料及制品等,下游客户以军工航天航空以及风电新能源为主。
今年前三季度,光威复材营收约17.4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21亿元。
威海市相关部门提供给财联社的材料显示,当地正以光威复材作为“链主”企业,全力打造贯穿上下游的碳纤维等复合材料产业集群。
(威海碳纤维产业园,受访者提供) 目前,依托临港区建设的威海碳纤维产业园,园区总占地3000亩,已完成政府投资12亿元,进驻各类创新平台22家,落地高端产业链项目近20个,成为当地重要的碳纤维产业承载。
穿过“内卷”
碳纤维产业毋庸置疑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然而这一长期的确定性,在短期内却随供需关系的切换,产生出不小的市场波动。
2020年国内碳纤维市场供不应求,景气度高,碳纤维价格价格持续走高,至2022年5月,一度涨至186元/千克(大丝束145元/千克,小丝束225元/千克),较上一年年初价格上涨68.2%。
2021年,国产碳纤维迎来全行业的盈利,高额的利润激发出空前的投资热情,新建拟建产能持续上马。据统计,2022年中国碳纤维产能相较2021年增加了77%,比全球第二大碳纤维生产国美国高出一倍还多。
于是,当时间来到2022下半年,新增产能持续释放,碳纤维一货难求的往日风光一去不返。市场交易清淡,甚至出现库存积压,碳纤维价一路走低,大丝束碳纤维价格跌回2020年初水平。
不仅由于大量新增产能的集中投产,带来碳纤维行业的“内卷”以及阶段性过剩,民用市场今年也进入了竞争相对激烈的状态。
光威复材在上个月的一场分析师会上表示,去年同期每公斤250260元的T700S产品,今年降至了200元以下。
不过,毕竟是战略性新材料,碳纤维短期内产能与价格的扰动,并不能打消投资者对其未来前景的乐观向往。
例如国产大飞机项目对于碳纤维的潜在需求,一是由碳纤维做成的预浸料用于复材结构制造,二是给大飞机提供内饰的阻燃预浸料、定制化的纤维及织物等,未来势必逐步立足于国产化。
随着大飞机的量产,国内碳纤维配套供应商的角色也变得越发值得期待。
回到钓具产业,和碳纤维行业类似,如今也在经历周期性的起伏“阵痛”。
疫情期间,海外客户需求激增,国内钓具行业订单饱满、获利丰厚,产能随之大举扩张。然而,当疫情结束,国外经销商的囤货转为库存,去化速度开始变慢,外销订单出现明显下滑。
钓具品牌“宝飞龙”的创始人赵启龙告诉财联社记者,海外市场事实上仍在增长,只是消化此前的囤货尚需时间。
“宝飞龙”作为国内高端钓具品牌的代表,曾一度占据专业垂钓赛事用竿的半壁江山。赵启龙介绍,全球钓具多由中国企业生产,然而以OEM为主,缺少比肩达亿瓦(DAIWA)、禧玛诺(SHIMANO)这样的国际知名品牌,是国产钓具行业之痛,但恰恰也还是未来的发力方向和潜力所在。
(宝飞龙产品展厅,财联社记者摄) 连续六年稳坐天猫钓鱼竿销量榜第一的汉鼎,其相关负责人告诉财联社记者,钓具的内销市场同样有巨大潜力可待发掘。
近年来,钓鱼这项户外运动不再是中年人的独爱,开始出现年轻化的迹象。
有钱有闲的“小镇青年”,以及以家庭为单位的“露营爱好者”,正在成为两大快速成长的钓具消费群体。直播和电商则加速了这一进程。
(钓鱼直播现场,财联社记者摄)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无论碳纤维还是钓具产业,面对市场的波动,似乎并未流露过度焦虑。这也许受益于威海这座海滨城市处变不惊的气质:席卷奔流,涛声依旧。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